2012/04/14

台南那些人

其實之所以把交換學校選擇台南。一個很重要的原因是因為台南的消費。
當然南科大確實是一座很不錯的大學。
而最後也證明我這個選擇非常正確。
台南的一切都仿佛是我理想的生活狀態。
無數的古跡幾乎見證了整個台灣的歷史。
遍佈城市的三步一小廟,五步一大廟。
吃不完吃不厭的小吃。
當整個北部沉浸在潮濕之中,台南的陽光卻還讓人在孔廟發呆。

難怪有人說台南是一個适合人们做梦、干活、恋爱、结婚、悠然过日子的好地方。

如果說我對台灣的印象停留在台南。
那我對台南的影響則停留在台南的這些人。
我最後所有的一切記憶都停留在台南和這片土地上的人。



陳麗美

24號在台南公會堂的民權路2段路口
我正翻著手中的地圖
打算去下一個景點
就在這時  後面跟上一輛機車
“你是在找路嗎?是來這邊玩的嗎”
我答道“是啊,我在找天壇。”
然後她接過我的地圖
給我指路:“你應該不是台灣人吧,台灣人很少來台南玩的。”
我說  是啊  我是大陸來得  來這邊學業交流
她很驚奇  大陸啊  那你就這樣走嗎 很累的啊
我搖搖頭  沒辦法拉
誰知她說:“我現在要趕著去上班,我家里有一輛腳踏車先借你,你看什麽時候不騎了就還我,你晚上六點打我電話,我帶你去領車。”
隨後她就遞給我一張名片,騎機車走了。

我呆在路口
問自己這是怎麼回事
心想 這世上還有這麼好的人嗎?
會不會是騙局啊
可是她給我的名片是台南國泰人壽,有工作地址,聯繫電話,還有名字
就這樣我心裡總有一塊石頭隔著
下午也沒什麽心情去玩了
一直到下午5點半的時候
我懷著將信將疑的心情撥通了那個號碼
電話那頭傳來
“你是中午那個大陸來得學生嗎?我現在接我女兒,你在那火車站等我好嗎?我馬上就過去。”
不一會兒  她果真就開著機車來載我了
帶上機車安全帽
駛向那不知道結果的路口
路上 她對我說  她在人壽做了二十幾年了
有個女兒在台中念醫科  今天週末回來度假
還帶我去青年路附近的一家店吃了台南的小吃
大腸麵綫  小黃瓜和黑色的豆干
原來阿姨經常光顧這家店
老闆娘問阿姨:這位是你親戚啊
阿姨答道:不是啦,是大陸的一位學生
老闆娘驚訝的說:我也是大陸的啊,從湖北嫁到這邊。你是哪裡的。
我說我是浙江的

當我還習慣拿筷子去夾大腸麵綫的時候
阿姨對我說:這個要拿調羹去大口大口的吃,我們台灣人都這樣吃啦
就這樣阿姨看著我吃完

吃完后她還不放心  開著機車帶我到去學校的路上
這時候下起了小雨
阿姨想要去小七給我買雨衣
怕我的背包淋濕
我說:阿姨,不用了,我的背包防水的,而且這裡離學校不遠
臨走前還把機車安全帽給我
叫我一定要帶上
千叮嚀萬囑咐一定要靠邊走
台灣交通秩序不好
到學校一定要打電話給她


回學校的路上
天正下著雨
台南很少下雨
來得這麼多天第一次下雨
我不知道自己眼里是雨水還是淚水
終於發現自己還是止不住淚水
回到學校后  馬上打電話給她


這一切竟是那麼美好
美好的讓我都不知所措
我在異鄉的街頭
竟受到一個陌生人如此的幫助
這是我生命中最美好的一天

我的生活環境一直告訴我
人都是利益的
我也習慣用防備的心態去對待身邊的人
可今天缺讓我看到了人性中最美好的東西
信任

一個陌生人可以借你腳踏車  機車安全帽  還請你吃小吃
難道這不就是生命中的禮物嗎
生命難道不就是一場奇跡嗎

謝謝你  雙手合十為你祝福  祝福你一家人身體健康 平平安安 幸福


她叫陳麗美   就向她的名字一樣美麗
謝謝你
  這是她借我的機車安全帽


這是她給我的名片



這個故事還沒結束
我在台灣
這個故事還沒結束
在台灣170天
阿姨許多個週末都會帶小吃和水果來看我
並且包了兩個紅包給我
一個2000,一個1000.

第一次是在2012年的新年
阿姨打電話問我:今天有沒有空,她剛好要到我學校附近的臺新銀行有點事。
就這樣我在學校附近的大橋等她
不一會兒
看著那個熟悉的身影騎著機車停在我身邊
阿姨提著好幾袋東西
於是兩個人就去臺新銀行先坐下
原來那幾天天氣有點冷
阿姨特意帶了幾件衣服和一些小吃給我
結果她突然拿出一個紅包
對我說:志浩,你一個人在台灣不容易,不管你有沒有錢,這個錢你先拿著,就當阿姨借你,等你回去大陸以後事業有成了,你再來台灣看阿姨。
紅包裏面還有一個五元硬幣做的卡片
阿姨跟我解釋:台語五元,就是有緣的意思。
阿姨總是不給我任何機會講話
馬上出門騎機車走了

就這樣我一個人呆呆站在銀行門口
我還是忍不住淚水
我告訴自己一定要好好努力
將來要好好感謝阿姨

第二次是我結束蘭嶼旅行回到台南的時候
其實那時候我一度“流落街頭”
甚至在南科大的姑婆廟露營
後來實在沒辦法就聯絡阿姨
阿姨說她家里實在太擠沒辦法
不過他有個朋友
一個人住很大一間房子

那天叔叔和阿姨騎機車
幫我帶到了阿姨的朋友家里
在崇明2街,靠近火車經過的路口
陳叔叔家里

就這樣我在陳叔叔家里住了10幾天
一直到離開台南去金門
陳叔叔快50多歲了
一直沒有結婚
所以就一個人住
剛好我可以陪他聊聊天

原來陳叔叔以前是算命先生
我好奇就拿我的名字給他算
他居然算出我18歲交往了一個女孩子
我真的嚇到了
真的很準啊

於是那十幾天我就跟他學習算命一些知識
什麽姓名筆劃,五行八卦,時辰等等
以至於他一直說:可惜你時間不夠,不然學到我一半的知識,你就可以擺攤啦。
臨走之前他教我一個獨門技術
就是怎樣治療別人手突然抬不起來
我躺在沙發上
他還特意給我示範了一遍
用手肘刺激穴位

不過他有個不好的壞習慣
就是愛賭六合彩
一個月都要賭好幾萬


阿姨幫我安頓好后
第二天騎著機車來陳叔叔家找我
給了我第二個紅包
說:阿姨過年都沒給你紅包過年,這個就給你當過年的紅包。
還從家里帶了雞鴨,說要給我煮。
結果才發現陳叔叔家里沒有瓦斯燒飯(因為他幾乎都是外食)
也就作罷

後來阿姨說要請我和她女兒看電影
於是三個人就去看了“陣頭”
看完電影后
我跟阿姨說我過幾天要去參加白沙屯媽祖進香
阿姨說:很好啊,不過要注意安全。

可意外出現了
當我決定要出發離開台南去苗栗的那一天
我突然在Facebook上看到靜萱姐姐的心情
才得知阿姨在那天看完電影趕去高雄的路上出車禍了
原來阿姨怕我擔心一直就沒跟我講
聽到這個消息
我止不住淚水
以至於網吧里坐在我旁邊的人問我需不需要幫助
我才意識到我沒有控制住我的情緒
我擦掉眼淚不能讓阿姨為我擔心
趕緊打電話給她
電話那頭傳來阿姨的聲音
謝天謝地阿姨還不算很嚴重
我問阿姨你在哪個醫院,我要去看看你
阿姨還不跟我講,一直說自己沒事
後來我堅持說一定要去
她才告訴我在新樓醫院
我趕緊上谷歌搜索大概位置
一路哭著從網吧跑到醫院
到病房門口我擦掉眼淚
推開那扇不知道結果的門
還好阿姨傷的不是很嚴重
就大腿骨折了
要休息一個月
阿姨說:以前再難,我都挺過來,可這次實在痛的不行,所以才住院啊。沒事的,不要擔心。

就這樣看望了阿姨
我去參加了媽祖的進香
每天跪在媽祖婆前面
眼裡總泛著淚水祈求媽祖保佑阿姨早點康復


媽祖婆進香結束后
我回到台南
特意跑去阿姨的家里去看她
給阿姨一份媽祖的日曆和玩偶

阿姨那時候已經出院
跟阿姨聊天過程中
她對我說:我們認識,說明我們上輩子有緣,說不定是很好的朋友,現在在台灣遇見了。
你回到大陸后,一定要用心的做每一件事,阿姨相信你一定可以成功的,到時候阿姨說不定會去大陸看你。也希望你有機會再來台灣。

離開台灣那天阿姨還讓他先生騎機車載我去台南機場
我十分不捨得離開了台南


麗美阿姨就是我在台灣的媽媽


唐老大

我跟老大的認識是因為他在我的新浪博客
給我發了一則消息
大概內容是:一位在大陸工作十幾年的台灣人,剛好我就住在你學校附近的大橋三街,有機會一起去你們學校附近的85C喝杯咖啡,這是我的郵箱。
於是我就發給他郵件告訴他我的號碼
就這樣兩個人第一次見面了
一直從下午1點聊到了晚上9點多
兩個大男人居然能聊這麼久

聊天過程中才得知
老大以前是空軍畢業
只要聽到飛機的聲音
他就能判斷這是什麽機型
他一直帶著一頂當時退役時的空軍帽子
帽子上有一架飛機
我經常跟他開玩笑:老大,飛機倒了

後來老大因為自身的原因
決定從部隊退役到大陸發展事業了
想不到這一呆就是十年
這十年來幾乎很少回家過年
以至於他剛回來台灣
發現自己一下子竟然適應不了台灣的生活與為人處事

因為考慮到母親的原因
他決定回台灣
終歸還是要回來

那一天老大也跟我講了許多他的故事
他曾經在大陸廣州的公司辦過一次晚會
結果晚會太過於熱鬧
引來當地的派出所過來封鎖道路
老總居然把自己的結婚戒指拿出來當成晚會獎品


晚后的日子
老大總會騎著機車去學校載我
帶我去穿梭台南的小巷子
請我吃全台灣最好喝的清草茶與泡沫紅茶
還有一些很意外與驚喜的小吃
還告訴我一些屬於他的台南映像
比如台南的土地銀行房頂上向陽的一面會有許多燕子
神農街,五條港,風神廟
就這樣在他的講解下
我多多少少體會到了府城一些細節的地方


另我感動的一件事是他居然肯借我身份證
事情還得從頭說起

原本我在1月18號就要離開台灣了
(浙江省教育廳已經為我們所有來台學生買好了回程機票)
但我想想入台證3月4號才到期
更也不知道以後還有沒有機會再來台灣
所以我決定去退機票
看能不能自己回去

就這樣我跑去學校的國際處找斌哥
斌哥倒也沒說什麽
只是要我注意安全
有問題及時聯繫他
於是複印了兩份身份證和入台證
一份給他一份給自己

學校的事處理好了
接下來該處理機票的事了
於是打電話給航空公司看能不能多多少少退點錢
航空公司的人員得知我的情況后
說需要跟台北總處聯繫后才能答覆我
第二天打電話給我說
可以退,但只能退197塊人民幣,退款必須打到台灣的銀行卡
我告知工作人員
我沒有台灣的身份證,并不能辦理台灣的卡
於是沒過幾天
她又打電話給我說可以委託台灣的同學朋友代退款
但需要對方的身份證
想來想去我決定去找唐大哥幫我這個忙

想不到唐大哥很爽快的就答應我
還騎著機車帶我去東門的負責處
簽字不到五分鐘就辦理好了退款手續
只是這筆錢要過20個工作日才能退到對方帳號
因為我要進行第二次的旅行
結果唐老大自己先拿1000塊台幣給我
我對他說:老大,謝謝你幫我這個忙。
他說:也只有我能幫你這個忙,不然你找誰啊。哈哈。



白沙屯媽祖也是通過老大告訴我
並且在老大的指導下我特意跑去苗栗跟媽祖講
然後得以報名,順利參加

結束進香活動后
老大請我去千葉火鍋店吃火鍋
這是他第二次請我
兩個人在吃火鍋時不時談到媽祖的一些事情
原來他回來后買了彩票中了2萬多
所以拖媽祖婆保佑
這頓火鍋是媽祖婆請的
感謝

吃完火鍋后
兩個人在店外抽煙
他跟我講了一番話
“你就要回去了,行李一定很重,因為你有太多回憶。媽祖婆進香就是你這次台灣之行的完美結束。”


我跟老大其實更像萬年交,像哥們一樣,兩個人可以各自拿對方開玩笑。


莊叔叔

我往後的旅行包括腳踏車一些騎行裝備都是這位莊老大免費借我的
提到這段相識我自己都不大相信
從頭說起
我跟莊叔叔的認識是通過大陸的一個腳踏車論壇Biketo
我因為在這個論壇發過一篇帖子
老大看到我的帖子
留言給我說:
我剛好住你學校附近十公里處,可以免費提供腳踏車讓你走鄉間。

其實我是半信半疑的
這世上哪有這樣的事啊
就給他發了Email
結果他打電話給我
并告訴我在我學校對面的奇美醫院可以坐高鐵接駁車免費到他那
就這樣我買了一點水果坐上了去高鐵站的公車
老大事先在車站等我
說來奇怪兩個人碰面的時候
不用事先聯繫
兩個人就知道是自己要找的人了

老大開車帶我去他住的地方
他有三輛腳踏車
讓我隨便挑一輛
我因為擔心太貴怕丟了不好辦
就挑了一輛不大起眼的車
結果這車有十年的車齡
性能好的不得了
陪我走過這麼多路
沒出過任何狀況包括爆胎

然後兩個人就出去騎車順便熟悉車
聊天過程中得知老大是數學老師
現在快退休了就喜歡到處走
曾經騎過川藏

到下午了我也該回去了
老大送我到回學校的路口
因為他知道我怕丟車的狀況怕我擔心
就對我說:
我們做個交易,你的車包括所有裝備如果萬一丟了,是我的責任,你不用賠,而你需要做的就是保證自己的安全,有問題隨時聯繫我。

當時我真的不知道該說些什麽
兩個人擊掌,為我打氣。

結束第一次旅行后
我回到了台南
跟叔叔聯繫后說我再打算騎行一次
老大又給我推薦路線,并提供一些裝備(睡袋)給我。
於是就這樣兩個人進行了一段旅途
說實話我跟老大因為不趕路的個性讓這段旅程走的很愉快
旅途的過程中他一直用他的方式在為我省錢

結束第二次旅行后
我買了一瓶咖啡給他順便去看他
誰知兩人又想準備裝備去騎南橫
只是後來因為我的一些時間原因沒有走成
我說自己要去走白沙屯媽祖
他說有興趣
於是兩個人又一起去參加白沙屯了
他騎腳踏車我徒步


最後的時候老大問我在大陸有沒有腳踏車
說可以把那輛腳踏車賣我
你猜價格多少
4百台幣
而且錢可以以後給


就這樣我在台灣有了兩輛腳踏車




薛教授

老教授是我人力資源的老師
因為剛開始幾個禮拜
學校還沒通知他陸生名單
以至於他還不知道自己這個班級里有陸生
上課會舉一些大陸的包括地溝油,貪污腐敗,新疆軍工參與棉花收購的例子
直到後來他收到學校的陸生名單
才知道原來在他班級里有陸生
他問我之前講的大陸事情不會對你們造成困擾吧
我說我來自浙江,希望教授不要因為我是陸生的原因而導致上課時他有所忌諱,畢竟他說的都是事實,我沒有問題,畢竟這也是他的權力。

後來一次跟老教授聊天中才得知
因為陸生交流的原因
學校對所有任課老師都有交代不能講一些大陸的東西
并告訴我有任何問題都可以跟他講

第一次旅行的時候
我發Email給老教授請教
老教授沒有任何反對
非常支持我用腳踏車去看這片土地
旅行接受后
教授讓我上臺用半節課的時間講這半月的故事
結果許多台灣的同學都在FB上跟我講我很贊
於是我認識了許多現在都保持很好聯絡的台灣同學
謝謝教授給我這個機會接近台灣同學


最後一堂課
教授邀請我和另外幾個陸生去他家里參觀與吃飯
吃飯期間
教授得知我還會進行第二次旅行
交代我一定要注意安全

就這樣我又出發進行第二次旅行了
回來后因為學校撤訴的原因
我已經流落街頭了
導致第一天晚上我是在南科對面的姑婆廟露營
甚至一度去網吧找台南的沙發客
還好找到一位沙發客住了一晚
沙发客在台南文化二街附近,主人是一位语文老师,在高雄教学,所以她早上要很早起床,然后开车去学校。刚好那天是周末她就做早餐给我吃,聊天中才得知,她要当妈妈了,教的是国语,我还特意叫她拿台湾国语课本给我看,发现文言文科目比大陆要难很多。
这件房间是打算留给她孩子的。房间的墙上还有一面海洋的涂鸦。


但想想這樣不是問題
就記得高雄的沙發客啊炮哥要我回大陸之前去找他
於是我聯繫炮哥去高雄他那住了兩天

啊炮哥請我去夢時代吃了一頓飯
回來的車上放的是啊炮哥最喜歡的歌手陳升的歌—小雪
啊炮哥說:任賢齊唱的就沒有升哥的有味道了,哈哈。
兩個人就在車里唱起了陳升的歌一直回到家
炮哥還留了我的地址,說下次去國外旅行好給你寄明信片。
并告訴我:兩岸現在照這個發展,相信不久你就可以自由來台灣了,下次來高雄我們好好喝一杯。

從高雄回來后
我又無家可歸了
想起了教授說我有問題可以找他
我就發了一封Email給他
教授得知我的情況
打電話給我
說他家里剛好在裝修,不過可以住他辦公室里。
於是兩個人約在學校的停車場見面
教授給我辦公室的鑰匙
就這樣我在教授里的辦公室里住了四五天
在這四五天里教授每天一個電話詢問我是否習慣
如果不方便就住他家里

實不相瞞我結束第二次旅行后
已經沒有錢了
因為家裡以為我1月就回去了
我也就不好跟家裡要錢
就跟教授借錢
就這樣教授借了6000台幣給我

我從白沙屯回來后
給教授寫了一封信,一雙媽祖婆紀念筷子,和幾張旅行明信片。
教授打電話給我
說很是喜歡






當我寫下這些文字的時候
我自己回頭想想都有點不可思議
這些事情真的發生過嗎

以至於我一直不敢去翻看這個部落格里的一些文字與圖片
更不敢去重新整理這五個月以來發生的點點滴滴